搜索
查看: 4084|回复: 13

[观感] TROY观后胡言(补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4-6-13 15:22: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六月十二号,和浊酒、Mursili两位JJ一起到东方新天地地下一层的新世纪影城(设施不错,偶喜欢)看了向往已久的大银幕的TROY。
   如果让我选一种最钟爱的片子类型的话,我会首选武侠,历史次之。喜欢武侠是因为骨子里根深蒂固的一些东西。我爱气韵风骨,它最无形却最露痕迹,一个人,一个景,一个故事,如果没有这点根骨里的精神,那是说什么也不能立起来活起来的。而武侠能把这根骨气质放大到最大,更倾向于一种纯粹极至的表现。而我也喜欢纯粹的东西,没有杂染,没有矫饰。我爱看的历史,一要真实,即使不是史实上的真实,起码也要是情理上的真实;二要有人物,立得住的人物,还原到当时的情态下的充满“可能性”的人物,同理,人物也可以是不真实的,但他的状态也一定要真实。
   OK,说了半天废话,该切入正题了。TROY是一部史诗剧。它8是武侠,偶知道,但对于古代的仗剑的人物,我就不能不想从中看出风骨来,也就是一点点招俺待见的精神,这个和是不是武侠没啥关系。至于历史,我也希望能从这样一部电影里看出对于历史真实的还原,最重要的是人在历史中的力量和精神的还原。这是我对一部史诗的向往。史诗是在神话之后产生的,它强调的是人的力量而不是神,史诗的时代是英雄的时代,进入这个时代是人类对于自身存在的进一步认识的体现。于是,我希望电影给我们的,除了有力量的人,还应该有有力量的英雄——进而折射出纯粹的精神。
    偶们先来说所谓的第一男猪A大块(原谅我吧,他的中文名字不好打,英文又记不住怎么拼)。关于PITT,偶只看过他的《夜访吸血鬼》、《燃情岁月》、《十一罗汉》,个人觉得他有时是个沾角色光的人,人物本身的光彩和他的气质合在一起,就会取得很好的效果,比如《燃》。在吸血鬼里,他演路易本来也就比较讨好。口惜啊口惜,遇到了艳成那样的CRUISE,和那样一个天才的小女孩。问过了两位JJ,确认PITT本人确实是金发碧眼。但是他的金发碧眼完全激不起我的兴趣,偶一向以为必须用白的精致的尖脸才配金发(偶不是在说小莱,真滴~~~),这是一种固执的认识,比如吸血鬼里的CRUISE。而PITT的方脸阔鼻就不符合这样的审美取向了。长得不精致,这个是他本来的味道,演个浪子什么的是合适的,但是英雄,恐怕就差那么点意思了。前面偶说过关于风骨气韵的废话,在PITT的A身上,偶看不到一个英雄应当有的根骨。这里的A外形很猛,喜欢这一型的估计不会失望。再说人物本身,他是一个壮士、猛士,甚至勇士,然而他绝对不是英雄,起码不是我以为的英雄。我没看过原著,不知这一切是否该怪编剧GG。出现远早于荷马史诗的巴比伦史诗《吉尔伽美什》(Gilgamesh)中,主人公吉尔伽美什也是个杀人无算的人,他本来也不知道死亡。当他目睹自己的好友恩奇都(这个有学者认为他们是最早的GAY,古人嘛~~~恩,表YY了,说正题)之死时,他头一次明白自己再伟大也终有死去的一天。我们说未知生,焉知死。而在史诗里,英雄们是未知死,焉知生。知道必S的结局之后,吉尔伽美什想到的是名扬身显,想到的是死后精神和声名的不朽。偶们回过头来再看A筒子,偶基本上怀疑他的独立思考能力。这个人物给我的感觉是一直处于馄饨状态的,为嘛打TROY?说了归齐就是他老妈让他扬名立万。且我严重怀疑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妈!吉尔伽美什求名扬身显是通过他自身在生死之间的思考而得来的结果。而A呢?我说他不符合英雄的标准,不是说他不猛,不是说他对Hector叫阵太没品,不是说他死的时候挨的箭不比菠萝多,我是说,他缺乏对于自身和世界的认识,他的愤怒或者爱情都是完全没有理性因素的。甚至在他对H锅锅抚尸痛哭的时候,说他猫哭耗子恐怕都不准确,因为猫还有个谁是猫谁是耗子的主体观念不是?又或者是本来不想这样,但表现出来确实给了我这样的感觉。整个TROY的人物情节都挺散乱的,唯一贯彻始终的就是为A作传。那么我想,他生的意义是什么?是为了死得不朽。那死的意义是什么?死本身就是为了死的不朽?
   不知生,不知死。原谅我不能把这样一个人看作英雄。不管是不是PITT演,都不可以。我要看的英雄的精神,不该寄托在这样一个混沌的人身上,这不是一个A大块的时代。
  
我最不喜欢听的话,就是“这个时代是***的时代”。大家都上过马哲吧,大家都知道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吧。米国的筒子们都崇拜英雄,创造出个漫画英雄式的A大块看来是理所当然的。那种个人主义的、霸权主义的大块英雄被标榜成这样也就罢了。偶以为编剧GG和那个面相超和善的沃爷爷(虽然他老人家是德国人,但拍滴是米国片嘛)最失策的地方,就是在塑造了一个大块的同时,还给了偶们一个Hector。这种对比怎么说呢,偶的一个同学练跆拳道和剑道,他在学校里建了两个这方面的协会。在每个协会的建立晚会上,当然应当有表演了。但偶滴这位同学最最失策的就是,他每次都先请学校的武术队来友情表演……然后,呵呵,在那锅生生硬硬一步一顿的跆拳道剑道表演时,底下就开始——嘘……我不是说那两种东东怎么不好,偶只是说,好像有一句话叫:人比人得S,货比货得扔。(偶不厚道,那锅偶亲爱的同学,你看到了表踢偶,你踢偶会S。哦,对了,A大块的替身好象就是米国一个跆拳道的冠军。那种技击术虽然看着不怎么样,打起来也是挺管用滴~~)拉回主题,没有H锅锅,偶很烦A大块,有了H锅锅,偶更烦A大块。因为一个人馄饨的话,偶可能还会可怜他原谅他,但是当这碗馄饨一泼而下,掩盖了理性和人性的时候,偶只有——怒。
前面偶说过,在史诗中,偶要看到英雄,和英雄身上纯粹的精神。本该担负起这个责任的A筒子让偶失望,但是编剧GG和导演爷爷的失误造就了一个让我极端满意的英雄——Hector。对于他们来说,抢了第一男猪的光,这是失败的,但对于我们来说,这是一个地道的意外之喜。
对于PITT,偶不像烦A大块一样烦他,但也不很喜欢。而对于BANA,偶像喜欢H锅一样喜欢他^m^。很多人说他长得像CRUISE,确实有点,但他的身材真是汤哥难以望其项背(形象不?^^)的。更重要的是,他有一双明朗的眼睛(筒子们谁曾经在汤高耸的鼻梁后看清过他深邃的眼睛?)。他的脸上下比较尖,但H的造型却弥补了这一点。上面卷卷的头发加宽了额的宽度,而下面留的胡子则起到了修饰脸形的作用。这样在镜头里,尤其是大正面的镜头里,尖颌的H远比方脸的A顺眼。BANA是一个好演员,关键在于他演的是角色而不是自己。你可以说那是他个人风格不明显,但我不认为千人一面是好演员。但他本身又有一点不变的气质,窃以为就是一点点温柔又悲悯的味道。这样的不变不同于眉目表情的不变,而是一种气韵。当真昂藏藏一条大汉,但骨子里是温柔,彻骨温柔。这是BANA,也是H。在现实中,这样的人是我喜欢的人。在史诗中,这样的人会是英雄。
偶们中国人说,无情未必真豪杰。柔肠侠骨,侠骨柔肠。侠的气质还飘忽了一些,H要更实在,有一种脚踏实地的坚韧的力量,刚而不烈。什么是英雄?以A的标准看,善战的、彪悍的、求青史留名的是英雄。编导可能太想把这个英雄塑造丰满,弄得画虎不成反类犬,让我们看到了一个混乱的A大块。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有人说,毕生看过的最好的武侠小说,是鲁迅先生的《眉间尺》。为什么?因为那样的人物是有灵魂的。他们是凌厉的,勇锐的,内核里有一种无坚不摧的力量。这绝不等同于A的暴戾。
然而,H在这里也不能算是一个完全意义上的英雄。信念这个东西,最容不得杂驳。H的不完美就在于,他想守护得太多了。英雄不惧怕矛盾,却不能犹豫。有犹豫有羁绊,这样的英雄就会弱化为忠臣孝子。萧峰是我见过的最纯正的英雄,他不是不矛盾,他会犹豫片刻,但他决不徘徊。教单于折箭,奋英雄怒。一诺,一箭,一死,没半句废话(表和我说电视里他临S还问“退兵了吗”)。而H就不行了。在TROY那帮长老们盲目乐观的时候,Hector忧虑,但他不能左右什么。当弟弟抱着他的腿的时候,他不能拒绝(偶知道是个人,不,就算不是人,也不能拒绝,但偶是在写H锅的矛盾,SO表BS偶)。他要守护得太多太多,他在阵前喊“For Troy”,但其实他要喊的还有“For the king/ For my father /For our people/For my baby&wife/For my dearest little brother……”你想得到的太多,就注定你会失去得更多,尽管,你并不自私。
但我仍然固执地要说H锅锅是个英雄。不为别的,就为最后和A大块的一战。
金庸老先生说:为国为民,侠之大者。这是儒家中规中矩的思路。然而偶更葱白的是那种“知其不可而为之”的精神。虽A大块吾往矣。告别了亲爱的人们(最后BB的哭,H嫂嫂欲碎的眼神,如果没有海筒子的深情凝视,一切很完美),明知会S,慨然应战。喜欢这种单挑,天地空旷,白草黄沙。米有混战,只有,末路的英雄。最让我不能自持的,就是,这个末路是可以选择的,而我们的Hector,选择义无反顾地走下去。这次的选择,他不是为了谁,如果一定要说是为了谁,那么他终于是为了他自己了。为了一个英雄的尊严,怆然剑出。只有到了这时,那个被束缚于忠臣孝子的枷锁里的Hector终于一挣而出,完成了一个凡人向一个英雄的升华。
英雄太完美,注定要死去。
我不恨A大块,既然都快成反面人物了,何妨坏人做到底?但当H锅锅倒下时,偶的拳还是不由自主地攥紧了。这部没有高潮的片子里只有几处让我心潮澎湃,此处最为动容。英雄末路,英雄末路,虽然知道每个英雄都终有这一幕,但生生出现在你眼前而你只有看着的份儿时,偶突然发现,偶自以为坚韧的心灵,也会生生地疼。
有些经验成为美,是因为它们的易碎。
当A大块拖走H锅的时候,我心里忽然升起一种悲哀:一个时代结束了。不是一个Hector的时代,而是一个拥有Hector的时代,结束了。
下文太长,在第八楼







[em00]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4-6-15 20:33:42编辑过]

发表于 2004-6-13 17:58:41 | 显示全部楼层
拿小板凳坐这等着
VMM,我催我催
发表于 2004-6-13 22:33:1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在拿一杯咖啡边喝边等~
发表于 2004-6-13 23:57:10 | 显示全部楼层
厚厚!终于轮到坐前排了,我一定要好好听讲,认真记笔记! ok 下一讲啥时候开始?
发表于 2004-6-14 18:02:1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还没看片子,就看大家各种报导评论贴图等等,等到片子出来反提不起太大兴趣了,这大概就叫雷声大雨点小......
发表于 2004-6-14 18:33:47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吼一声:VJ!偶爱你!
这一段真TMD太狠了,看得偶激情澎湃心潮翻滚情难自禁唾沫四溅抚掌拍案扼腕称绝!
说英雄谁是英雄——

偶们中国人说,无情未必真豪杰

功成,而名就,那是王者。英雄反是功败垂成,身死怆然。立足于天下家国,后世百代的,太累,最终也不过就是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仁义与大道,有时是天敌。Hector绝成不了一代英主,他爱国而不能舍家——为了弟弟一己之私怒骂过后仍不是什么大义灭亲,他会为自己爱的人而战斗到死,却没有勇气卫国于根本抹了祸根以绝后患;决战之前他带着老婆进密道,殷殷切切交待“后事”。最大的悲哀恐怕就是有着比女人还精确的预感,结果还是无法改变。

篡一句话说叫:战可战,非常战。(^^老古人的普遍原理,放哪哪适用)
日本忍者还有教条:打不过的,你就跑。偏Hector既缺乏东方隐忍的智慧又绝对宏扬宁战死,不屈名的西方荣誉观——最重要的是他不为结果而战,也许到了这个时刻,看过死伤无数溅过满手鲜血,渴望力量又明白半神无敌的Hector早就觉悟:不知死,不知生。

决斗,也许就无关荣誉责任,甚至扯不上复仇,只是一个男人为了结束恩怨循环,放下国责家任以求心境永远安宁。开打之前他要求A大锅尊重尸体——为了他老迈的父亲不要过份的伤心,为了维持一个王子和战士最后的尊严——但真正开始动手时,偶倒觉得这一战,Hector是自私的,他第一次不为别人思考行动,不考虑别人的请求执意投入了单打独斗。

偶希望他死,他也一定要死,可以死得蹉气一点,可以死得难看一点,可以死和邋遢一点(那个尸首的镜头绝对震撼,沃尔夫冈伯伯你脑子里到底装了些虾米?凭这一个镜头前面牺牲How many people烘托A大锅都报废,Pitt叔哭天怆地估计也引8起多少共鸣),但要干脆利落,快刀乱麻,狂风落叶(感谢导演筒子,第一次觉得时间节约得真是个地方——参考某块哥嘱遗言场景),如此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但却壮多于悲。
呜呼~死法之令人满意,实通片之难得……
想要出名,就要杀一个比你更出名的人——想要成为英雄,千万不要让别人有机会因为死在你的手里而成为真正的英雄……

呃,唠叨一大堆……也米说到点子上,实在是VJ说得太好,让偶出离兴奋了

眨眼~~Hector这部分已经夏夜烟火,乱花迷眼——VJ,OB这部分~嘿嘿……
发表于 2004-6-15 00:39:12 | 显示全部楼层
残牙MM表光兴奋,上面MM一貼也让人看得酣畅

强烈要求MM也来一锅
 楼主| 发表于 2004-6-15 00:54:15 | 显示全部楼层
同催同催,MM这等气势,不来可惜啊可惜

接一楼:

“世人各自混杂不清的欲销蚀掉了尘俗的身躯性命,
而你最单纯的爱欲征服摧毁了一切,生生世世的孤独,从此,我只与你——”

这是学校戏剧社的一位同学写的剧本中的一句,我偶然间在BBS上见到了,就记得很深。在他们的本子里,这是陈圆圆对吴三桂说的话。很喜欢这样讲述的故事,不是说这世界上没有权谋,没有欲望——有是有的,但我要——杀他个干干净净,留你我清清白白。
这是令我动容的,江山美人。
中国式的江山美人,透着一骨的悲凉。那用不着别人催逼,自己就把自己逼到绝境。到了极处,就是冲冠一怒为红颜——你说那是图谋天下的借口也好,说那是英雄气短儿女情长也罢,我说,毕竟有那一怒,换得天塌地陷,征尘热血之下那心中眼中意中之人。石中火烈,梦中身破,生死胶着——终于烟尘散尽,留我生也好死也罢,好个清白人间。
然而(偶终于说然而了,终于要说到偶们关键的人物啦~~),这样的故事里的主人公,必是美人,必是英雄,就算8是英雄,也好歹是个枭雄。这样的人,争江山争美人,才是真正的一场“争”。才激得起爱,激得起恨。
爱与恨,都是太强烈太沉重的字眼。我不知要怎么样的一个生命才交付得起。最起码,不是Paris。如果是这样一个故事里的Paris,无论他是不是开花演,偶都不能用那样沉重的尺度去衡量他。偶们不提原著史诗,偶们只提这个电影里的设定。小王子(最后H锅下城赴死的时候,好像对他说:Now you are the prince of Troy,好像是这样,这么说他之前连“王子”这样一个代表责任的称号都是不用担的),为众人眷顾宠爱,不曾见过杀戮死亡。是一个孩子,他的无知是可恶可气的,你长那么大,你怎么可以什么都不知道?这里没有给P翻案的意思,因为他的任性和懦弱是我可以理解的,却不是我何以原谅的。一个人犯犯傻头脑热热没虾米关系,要不世界上也就没有“年少轻狂”这个词了。但是如果由此犯下了错误,而且是无法挽回的错误,你怎么可以用一句“我不知道”搪塞过去?
幸而我令欣慰的是,P没有去搪塞。
他错了,他错在他做了一件他本无力负担的事。他的错更在于,他担不了,竟然还让别人替他去担。爱琴海上,他(衣服一开开到这儿,裙子一开开到那儿^m^)问GG:你爱我么?你愿意在敌人面前保护我么?
逃避是一种本能,尤其是孩子。本能地自私,本能地任性,本能地逃避,本能地寻求庇护。孩子也是理想主义的,以为自己的爱情真的可以所向披靡,以为自己真的可以用手中的剑换回所有尊严和平。我说过,江山美人的故事里,主人公要是英雄,不济也是个枭雄,再不济也得是个猛士。所以,最后故事演变成H锅、A大块、阿伽门农之间的战争,是很自然的事(本来嘛,偶们必须尊重客观规律)。遗憾的是,这次的男主角是Paris。他是战争的导火索,但他不能承担焚身的痛苦。一根不肯燃烧却不得不燃烧的导火索。更可悲的是,小朋友他根本以为自己和GG一样,可以用自己一把剑解决问题——还有,他不知道,GG也不能用一把剑解决所有问题,没有人可以。
于是,在被殴之前,这只嘛都不懂的小孔雀(天津话读法),真得很欠扁很欠扁。(对,要的就是这锅结论)
禅宗中有支非常兴盛的临济宗,有些人就是以棒喝交加参禅的。我给你当头一棒,看你醒是不醒。不知痛苦,那就8是人生了。用到P身上,果真是有绝对的效果。那一棒打得够狠(偶希望再狠,狠,非常狠,地上的血印子~~~本来没什么感觉,越想越觉得不够~~),也打得是地方。他以为单挑就可以结束战斗,先不说赢了能不能真就完事了,他就没想到自己会输?他知不知道失败和死亡到底是什么?
你不知道?这就让你知道知道。海筒子的前老公(对不起,偶如大家一样,忘了大叔您的姓名:P),偶不知道他看着P是一种什么心态,也许在超级想扁他的同时,忘了自己为什么要扁他。总之,这场力量绝对悬殊的打斗,煞是好看。从P犹豫不定地上场起,那个被头盔限制了的P的视角,都在暗示绝对有败无胜。P这里打得也好,周旋了不短的时间,但永远看着是处于下风(当然,竟然很勇地打掉了大叔一颗牙)。终于中剑,倒地,看着大叔,看飞掠而过的乌鸦,鼻下完全是血。眼神——竟然是游离的。脑海中肯定是诸多念头纷至沓来,肯定又是一片空白。恐惧到不知道恐惧是什么,恐惧的就是恐惧本身。大概啊,在剑架到他脖子上的时候,他还没搞清楚状况。这就是单挑,这就是失败,这就是死亡?
这就是死亡。
死这个东西,发生在别人身上你会悲伤。发生在你自己身上,那会怎么样?你要为任性付出代价,如果你还要荣誉。但很遗憾,我还是个孩子,我不能担负起什么,荣誉并不能挽救我年轻的生命。
面前,是刀剑,是死;身后,是GG。
还有选择么?我说过P很欠扁,因为他足够轻狂却没有血性。于是他就转身向GG爬去(没有血印子,憾),一把抱住了GG的腿。
亲爱的沃爷爷,真的,您在这儿真的是灵光突现啊。怎么就想到这么处理,就有那样的小眼神?P紧紧搂着GG的腿,GG竟然也是一动不动,心碎+无奈。BANA这里处理得极到位,H对P的矛盾心理跃然幕上,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在一起长大(尤其在改编剧本里),但我知道,如果H必须为一个人自私一次的话,那人是Paris。大叔还在GG面前叫嚣,他低估了GG对于DD的保护欲,GG看着他,背面镜头脚下是P惊惶无定的眼,他在看什么?看他的城市军队父亲情人,还是单纯地在看GG身后那个未知的命运?
如果没有神,命运是什么?
是不是就是你在自私与不自私之间一次次的选择?
你不是要选择这样,只是你不能不这么选择。就让脚下那颤抖的身躯暂时安定,为这,不惜将面前的国王一剑穿心(偶自己吐一个先,大家继续。对了,记不记得偶刚刚说过:冲冠一怒为红颜里面的主人公必须是美人+英雄?偶不是在YY,真滴~~~)
介就叫,覆水难收。接下来的一切,谁都明白会怎么着,甚至Paris。喜欢海筒子给P缝大腿那段,不仅是因为BT的审美观,还因为我看到了P的变化。没有尝到过耻辱滋味的人是不会知道什么是耻辱的。那个馄饨的Paris开始觉醒了(这个处理比A大块突然由杀人机器变得对着H的尸体哭有力明白得多)。后来的GG之死,彻底让他改变了。遗憾的是导演爷爷没能把握住这一点,出征前那一吻的深沉,不该用死后城墙上那样茫然的眼神来对应。我不知道这里沃爷爷是不是要模仿FOTR里小莱对豆腐爷爷之死的反应,在这里以前面铺垫的感情,应当大撒狗血才是。拍电影最怕的就是前怕狼后怕虎,怕人垢病往往就缚手缚脚,最后落一个两头都不待见,这也是这个电影不能让人全心投入的原因之一。
谁都不是生来就会担责任的,在责任来临时你会不会担,这才是最重要的。我说过我不能原谅他的任性懦弱,因为那个结果是不可原谅的。但我愿意接受他的改变和成长,那不是原谅,因为原谅代表一种无原则的承认。那样的懦弱和任性就是不应该的,但当他学着做一个大人的时候,我愿意用宽容的心态看着他将箭一支支射入靶心,看他成为TROY唯一对木马清醒的人,看着他成为城破之后留下的那个人——在交出TROY之剑后,Paris才真正像一个TROY的王子。最后,射死了A大块(他党费交那么久,小P你也真是慢性子,还等着)。连导演都荒谬地忘了交代你的下落。After all这是A大块的TROY。
爱情本来应该是战争中最温柔的部分,但不知是编导问题还是演员问题,偶都不太感冒。但幸而还有Paris,不仅养眼和利于YY,还让我在刚猛的一次次搏杀中,看到了一点点属于人本身的美好和不美好的东西。脆弱,但真实。
感谢筒子们看我写了这么多,请原谅我带有明显感情色彩的叙述和评论。如果你能够原谅我,那么我十分感激,并且还要进一步请你原谅我。如果说前面只是有明显的倾向色彩的话,后面的话就是花痴和YY了。因为,偶终于终于终于要说到OB了。(再次请求原谅我之前过多的废话,下面偶努力做到言简意赅)。
之所以把OB和P分开说,就是想把演员和角色分开来,对PITT和BANA,偶都努力做到这一点。由于OB的特殊性,偶不得不酱明显地分开说了。OB在这里的表演是有进步的,在海盗里台词和形体都有局限,更表提LOTR了,并且我不得不说,任何正面英雄人物的表情和动作都难免有雷同。所以OB选择P也是一个突破,偶们不提他被殴的经典场面(首先,有几个所谓当红男演员愿意这么做?其次,表再说他那种眼神还像小莱,那我只能说一个人的眼睛只能长成一个样,他又没整容。就好像人只能用手射箭一样)。他的台词念得,起码我听不出什么不对劲,也许英语作为非母语总给不了人直观的感受吧。如果说舞台腔重,那么我想,可能是OB确实还做不到在现实和戏剧之间自由的游走,不能如其他演员那样把戏词边为自己的语言。这是事实,相对其他演员,他真的还是缺练,不要把他和BANA、SB甚至O’tool爷爷比,就算和PITT比也是不公平的。他需要磨练,而不是棒杀或捧杀。再者,这是史诗,难免会有舞台腔,更何况他演的是风花雪月的Paris。还有偶们在聊天时也提到,OB本身的唇,尤其上唇太薄,这就难免给人说话紧张用力的感觉。任何人说话的那个感觉总是改变不了的,除非是下大力气故意该,那样做戏的痕迹又会太重。总之,整体上OB可能还是放不开,这也可能和导演爷爷的患得患失有关,至于OB自己,恐怕也是被人们说得要加十二分小心(偶希望这是我瞎猜,他自由自在磨练自己的风格才好)。
至于形象——OMG……第一场他在斯巴达王宫喝酒时,金杯恰恰遮住了下半张脸,只有那一双眼睛。OB长得并不完美,脸比较短(巴掌大的小脸~`),鼻子不够精致,唇太薄(有时闭上会在唇间留个小小洞,上唇薄得有时近乎于无),但他的眼睛——容我喘口气先,我只能说,非常美,非常美,非常美。这次的发型也很合适,比较贴近他本人的,蓬蓬地衬这张脸。至于服装,嘿嘿,偶们无缘看到大屏幕上那一秒的裸,但那几件经典的可是看了个够。船上那场,海色,天色,日色,绝色(我说过这后面都是花痴了:)。如果说月色衬Leggy,那么日色就最衬Paris。而他们,又都是OB(所以说,开花,你……)。而且可以看到,OB真的是皮肤光滑,有南欧人式的健康的色泽,身上有肌肉,骨骼匀亭,却又恰到好处地在GG面前显得纤细动人(这是最重要滴),而且那个腰啊~~~A 大块上身比较短,GG腹肌太壮有点像小肚子。纤秾有度的开花~~~~(偶确实BT,偶深深地知道,不过是自然反应,米办法)这里面最后GG告别和葬礼的长袍都不是很适合他,太厚重,不过他终于在一部电影里换了很多件衣服了^0^至于眼线,我只能说,化装师筒子太不给海JJ面子了。不过那个眼线有时让他的眼神太硬,有时抢了那双眼的光彩。而角度,他的大正脸不好看,但是45度必杀,电影里GG没扛住,我也理所当然没扛住。
终于幕落散场。偶们三只等着听那首REMEMBER,除了不小心看到“改编自伊利亚特”时有点暗笑外,A大块没给我的悲壮全被这首歌给钩起来了。电影院听歌效果很好,8是小破电脑可以比的。当一切,雪逝、冰消、风流、云散之后,还能剩下什么呢?
那个歌好像是以A大块的口吻在唱,什么I am the one star that keeps burning so brightly。It is the last lightto fade into the rising sun .And with you whenever you tellmy story for i am all i've done .又是那个留名青史。但是吧,偶老是不由自主地就把GG往里面带,总觉得是H锅在唱(表问我唱的对象是谁)。
  remember
i will still be here
as long as you hold me
in your memory
remember me
  i am that one voice in the cold wind
that whispers
and if you listen
you'll hear me call across the sky
  as long as i still can reach out
and touch you
that i will never die
  想着,忽然有点莫名的感觉。只是假想中GG在唱么?又或者是别的什么,在那段湮灭了的历史中。毕竟是生生死死的一场故事。但,毕竟也只是一个故事。
这就是幕落散场的心情。却有笑声从身后传来,一看是几个女孩,其中一个洋MM异常兴奋地说笑,听不清说什么,只有几个异常熟悉的音节从耳边划过:Orlando Bloom
然后扫场子的工作人员来了,偶们就继续找地方YY去了。只此浮生是梦中……
PS:忘了说了,SB大叔在里面也很帅,老和大块眉来眼去。其实几个女筒子还行,个人还是很喜欢H嫂及其BB的。场面大而无当,影片节奏问题,编剧GG也好象不是很对劲。套别人一句话:不是每部电影都能进电影史的。我们也更要明白,不是每部有开花的电影都能进电影史的。我只希望他演得更好,如此而已。
期待KOH中。

[em06]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4-6-15 20:35:57编辑过]

发表于 2004-6-15 20:37:04 | 显示全部楼层
吓……小M最爱闲扯——正正经经说反倒差了
乖乖等着看JJ们的精彩文章,最近说Troy的太多了,偶是有心无力啊
VJ这个好精彩,下面的下面的,催啊催……

呵呵,刚说要催就出现了——一个字:牛!
说实话现在要偶把开花和他的角色分开来看真的困难……一张小脸,桔子芬芳,地中海的清新,爱琴海的妩媚——但是,一点也联想不到那个金发碧眼,玉洁冰清的Leggy
那个妆,化出了一个活人的肉欲(表问偶为虾米会这么说——直觉)
其他的VJ说到偶心上了,两眼冒星星地葱白~~

另:Helen婶滴老公(对8起,他在偶心中仍然是个无名人氏)用剑“猥亵”开花时,小样那个神情,黑嘛嘛圆丢丢滴的大眼睛跟着那块破铁微微转动,泫然欲泣的表情……
OMG!神啊,你造这个孩子的时候吃了什么兴奋剂?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4-6-15 21:05:27编辑过]

发表于 2004-6-15 20:55:10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TROY的评论越来越多了,一篇比一篇更精彩。呜,为什么我就没有那么好的本事?
那个A大交党费,如果前面编剧弱,还能勉强忍受,可这一段——难道编剧看过中国电影?
 楼主| 发表于 2004-6-16 12:21:46 | 显示全部楼层
偶只能说,庸才都是相似的,天才各有各的天才~~~~~表现英雄主义的俗套,古今中外一脉相承,汗~~
发表于 2004-6-20 03:42:14 | 显示全部楼层
仔细看完小V的文

啊,感动.特别是关于江山美人的那一处

曾因酒醉鞭名马,怎忍情深误美人

中国古代的江山美人,多伴着热血与才华,,彩袖殷勤捧玉盅,当年拼却醉颜红

而电影TROY,俺最初多少是抱着看这种"江山美人千古风流"的迤俪的期望.  不过,这部电影明显不能满足我这方面的BT爱好(这完全是导演的问题)

毕竟,电影TROY真正宣扬的阿喀琉斯的个人英雄史. 就算想江山美人轰轰烈烈一下,也是放在A大锅和小表妹身上,到头来,没轰烈成感动成,倒变了个四不像

而HELEN与PARIS之间的爱,来得莫明其妙,充其量是深宫怨妇碰上小白脸DD,一时起意干柴烈火

慢慢往后发展,倒有点执子之手与子携老的意思出来,表过,晚矣,导演此时想给这边加味道,已是亡羊补牢
发表于 2004-6-24 23:17:25 | 显示全部楼层
佩服!佩服!偶看了两遍!
发表于 2004-7-12 22:13:17 | 显示全部楼层
A大交党费是啥意思啊?没看到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Orlando Bloom中文站  

GMT+8, 2019-3-24 10:23 , Processed in 0.601317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技术支持 by 巅峰设计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