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1775|回复: 3

2013年11月Fxxx杂志霍比特人访谈(Orlando部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1-7 22:57: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F***》杂志2013年11月号的霍比特人专题,是8月在纽约对 Orlando Bloom、Lee Pace、Richard Armitage三位的分别专访内容。


【本篇翻译是Orlando部分】


当Orlando Bloom走进采访室,他的爱犬Sidi陪着他,他的身后悬挂霍比特人、矮人和孤山背景的海报幕布。我们将要在这一场中土世界的最新影画冒险中,看到这一张如此熟悉的脸,使人感觉几乎有点不真实。想来距离Bloom第一次戴上金色假发挽起弓箭扮演《魔戒三部曲》中的精灵王子Legolas,已相隔十年。无论观众和演员都在变得成熟,而如今我们在《魔戒三部曲》中所爱的Legolas,将会在《The Desolation of Smaug》中有了一个更年轻的化身。

关于Bloom重回此角色是好是坏好的争论不绝于耳,有些乐意看到熟悉的老角色的回归,而有些对此过于纠结。但Bloom告诉我们不用担心,让我们确信在《The Desolation of Smaug》,一切都会融合得十分完美。

Q:重新扮演Legolas是件有趣的事吗?你是否曾期待过?对你来说是否一次意外之喜?你是欣然接受还是有所犹疑?

OB:上面提到的感受我都有。真的——太美好了!我又坐在PJ的旁边,回到这个世界:“真是太棒了!”。这就像PJ的世界。然后我的第一反应是:“该如何呈现Legolas呢?”他显然没有在原著中出现,所以问题就是“怎么使其可行?”但Peter对这个世界有着非常清晰的认知,他知道该如何与Lee Pace扮演的我父亲Thranduil产生交集。对我来说这是非常令人激动的 ,就好像“哇,我们要回到新西兰呆上8月或者更多,尝试将这一切融合实现的方式,很赞。这是PJ团队拍电影的一种独特的方式。他们富有创意的地方在于,随时随地会发现一些东西,同时又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随着他们工作的不断展开,局面也就不断在变化、发展中。我度过了一段愉快的时光。我并不全然肯定这个角色将会最终如何呈现,但我真的很高兴我们所做过的工作,这个故事和精灵们所讲述的内容。”

Q:重操弓箭是否就像开车一样,对你来说是一件很快就上手的事呢?

OB:是的,确实是。我回到片场重新进行了一些射箭的训练,仪态动作训练和骑术训练。所有这些第一轮拍摄的训练大概花了我4-5周,或者6周的时间。那真的感觉很棒,那是一种对我们经历过的事情的重温和回顾,让我很好地进入角色和剧情。玩弓箭仍然让我获得乐趣。

Q:在预告片(第一支)中,你从你的弓箭后出现,这是你(在片中)的隆重亮相吗?

OB:嗯……我不太清楚亮相会是哪个镜头……可能就是那个吧。我好像在弓箭后出现?我想这就是我在第二部里出现的方式,很酷的亮相,那是和索林的对手戏。我和索林在一起有不少很酷的戏份。

Q:你是否成为了一个更好的Legolas,因为你更成熟了。听起来可能有点可笑,因为你现在是个富有经验的演员,你过着和以前不同的生活,所以你是否认为你的Legolas也比以前好?

OB:你才是有权判断的人啊,我是没法告诉你的。扮演这个角色让我充满乐趣,所以我觉得——这是我无法言喻——无法回答的问题。当然我也经历了很多,我的生活经验也比以前更丰富,那肯定会渗透进(我的表演里)去。但,是的,那还是我无法回答的问题。

Q:Legolas还像《魔戒三部曲》中那样性感吗?

OB:那得你自己去看喽,我可没法说。我仍然戴着金色假发,仍然有着碧蓝的眼睛,仍然挽弓射箭——如果你认为那是性感的话,那的确一个个实现了。

Q:看《魔戒三部曲》,你的角色让我想《七武士》或《七侠荡寇志》里的某个角色,PJ跟你讨论过这些电影吗?(《七武士》是黑泽明的经典作品之一,后美国翻拍了一部西部片《七侠荡寇志》)

OB:没有,不过你这么说很有趣,因为在我拍《魔戒》的时候这些电影的确对我塑造角色和入戏有重大的影响。我对展现精灵的姿态中那种动静举止的优雅感与随意感做过很多探索,武士的动作给了我不少灵感。毫无疑问《七武士》是我喜欢的作品,黑泽明是个非常伟大的电影人。

Q:PJ没有跟你提过这些电影吗?

OB:没有提过。但这些电影是我们一直在看的,我们在讨论电影和剧情拍摄时,PJ会向你提供大量的经验和学习的材料。我记不清是否讨论过《七武士》,但我是看过的,所以如果PJ向我推荐的话,我也不会感觉意外的。

我的意思是,精灵是个十分独特的种族。我觉得就精灵而言,《霍比特人》最酷的地方,就是你会看到的来自幽暗密林的精灵。我一直把他们看作骁勇善战的族群,如Legolas就和林谷的精灵有很大不同。Legolas敏锐凌厉,总是一触即发,而我觉得Thranduil也有他特别敏感而警觉的地方,你明白吗?他们可是不会被糊弄的人物。在接下来的两部电影中,Legolas所经历的一切将会优美地引领他进入魔戒三部曲的故事中。你会看到这个角色为何会出现在《魔戒》里,并成为魔戒远征队的一员,这就是他要走的路。

法兰、PJ、菲丽蓓作为编剧和这个世界的创作者,他们对该展现的过程成竹于胸,我相信他们同样如此创作其他角色的。他们研究托尔金的世界,一方面要很好地忠实并保持其平衡性,另一方面还要以富有创造力的思路使故事能娱乐大众,这点是我觉得这必需做到的。所以第二部会是一部非常激动人心的电影,如果你把三部电影看做一个整体的话,而你出现的中间,承上启下的衔接部分,那会很有趣。我很期待看到第二部电影会怎么样,我想应该会很棒的。

Q:在你的生涯中总是交杂很多不同的经历,比如在百老汇演出《罗密欧与朱丽叶》,或者在《良医》中扮演一个不择手段的医生。那么回到现在这个故事时你有过一些担忧吗?

OB:我曾有过一丝担心这是从走以前的老路,但说实话,这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因为我爱这个角色,我爱PJ,我爱新西兰,我在这三个选择框里打了勾,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是PJ让我的生涯起步,是他在戏校里把我挑走,他让我成名,我才有了现在在百老汇里扮演罗密欧,或在《祖鲁》里扮演一个疯狂张扬的警察的机会,那是我前不久在南非演的一个非常让我着迷的角色。所以,你知道,如果Peter说,“Orlando,现在跳到这个圈子中来”(应是拍动作戏中他需要从高处跳到某个指定位置),我只会说:“要跳多高?”(意思是PJ让他做的事他都会做,不会怀疑),很多方面都是这样。我一直都对他心怀感激。

Q:你有没有发现PJ作为导演的风格有所改变?

OB:不,他显然还是那个他。但他的地盘更大了:那些巨大的摄影棚,WETA的技术还有以光速发展起来的奇幻世界。但说到他的做派和个性,还是那么年轻有活力,像个大孩子,他感兴趣的东西很多,他收集它们。我们相处得十分愉快,他有趣的幽默感总是让我哈哈大笑,他让我想起学校里的室友,就是有那种趣味儿,你明白吗?他是个很棒的人,他有种孩子般的特质,在他的电影里也会让你感受到,对他们来说这是一次精彩的旅程。

Q:Lee Pace告诉我们会涉及到很多父子关系的戏份。你现在也有孩子了,所以你是否觉得,你因此而更对你的角色与Lee的角色的关系有了更好的理解?

OB:我觉得父子的互动对于大多数演员来说,都不是很难把握的事,因为我们成长过程中都有父亲。我父亲的故事有点不寻常的,不是个很好的参照假想。我不肯定是否为人父会对父子互动的表演有什么必然作用,但若在潜意识中有些影响也很正常,因为抚育孩子的责任感让我生活的视角也与以往不同了,这是一件相当不错的事情,不是吗?

Q:在一个通常只有男性的片场,Evangeline Lily的加入会不会带来一些乐趣?

OB:除了Galadriel之外,她理所当然的担起了唯一的女性精灵的角色。Galadriel有属于她的时刻,而Tauriel,是那种菜鸟精灵,任性而火爆,只做她选择去做的事情,某种程度上是让Legolas感到惊讶、激动、或许还有点烦恼的存在,这有点像,“拜托安静点!”,你知道我的意思吗?各种情绪都有一点——她身上有一种尤其吸引人的特质。她就是有着这种阿飞的特质。关于她的故事,和我与Lee的父子故事线一起,为Legolas和整个故事增添趣味。

Q:那Legolas和Tauriel之间是爱情故事还是一种类似于兄妹的关系?

OB:你自己想象一下,我是说我一直觉得,如果你是一个永生的精灵,你所拥有的情感必定是极深刻而丰富的,与《罗密欧与朱丽叶》里那种短暂的情感是有所不同的。它看起来像一段精灵式爱情,但它不是。我不会用精灵爱情故事这样来形容,在我看来这是一种有趣的联系,包含着一些更为复杂的感情。

Q:那父子故事呢?

OB:父子线确实是故事的一个很好的推动力,它能让人理解为什么Legolas后来会加入护戒队。因为人们会好奇为什么这样一个精灵会离开他的国度,一个好斗的族群,而去加入护戒队。我想,他们对这条父子线的极其高明的处理,很好的阐释了Legolas的选择和他这个角色本身。我想,就像我说过的,幽暗密林的精灵对观众来说确实是一个非常好斗的族群。他们是精灵里一个很有趣的分支,不是你们寻常意义上的精灵。所以关于他们的评论就是“比起睿智更为危险”。我想托尔金说过(他换成托尔金的语气)“来自幽暗密林的精灵不那么睿智,却更危险。”这是事实。

Q:那是不是可以说你在这里是一个跟魔戒三部曲里不同的演员?

OB:我希望我是有所不同的演员,但我必须说,霍比特人里Legolas的许多特质都继承自之前……

Q:但PJ会让你跟他讨论角色然后,你知道,更改一些你不感兴趣的部分吗?

OB:我们会开会讨论,在拍摄前讨论一些场景、大场面以及角色的节奏等。我们在拍摄前会对这些进行充分的探讨,你总有机会提出你的想法、你希望事情如何发展或者一些改动等等。所以,是的。

Q:那你提出过吗?

OB:有时候会提。经由讨论以后事情的发展总是很顺利,当我回去补拍的时候我做了很多有趣的事情——这些念头就在讨论中产生了。

Q:那么这个格言“比起睿智,更为危险”,是你自己生活的写照吗?你会倾向于回避危险还是寻求刺激?

OB:呃,其实我对危险并不了解,不过我确实会做一些冒险,比如说在百老汇扮演罗密欧。这是我的百老汇出道剧,在这之前我从未演过莎翁的戏剧。所以感觉我在挑战自己的极限,并且对此感觉非常兴奋。我承受着适当的压力和刺激,再也没有比面对现场观众表演更独特的体验了。我很感激得到这次机会,但也会想,哇噢,人们会来现场观看,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你知道我的意思吗?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一周8次演出里,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这实在是太酷了,我觉得这会让你保持年轻,保持敏捷,充满希望和乐趣。

Q:你享受这种压力吗?

OB:是的,当然了。这种压力推我前行,赋予我年轻而敏锐的心态,还使我对尝试不同的事情充满渴求。


以下是电子版截图

1311-fxxx-01.jpg

1311-fxxx-02.jpg

1311-fxxx-03.jpg
发表于 2014-5-23 12:25:20 | 显示全部楼层
sidi有十多岁了吧?
我更喜欢霍比特人2里面的legolas!
发表于 2014-5-27 21:16:5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访文太棒了!开花的回答总能让我们触碰到他内心的走向,真实、坦率,不会说一些云里雾里的话。
“这种压力推我前行,赋予我年轻而敏锐的心态,还使我对尝试不同的事情充满渴求。”——这就是我爱的开花!
《霍比特人2》里,开花赋予了legolas第二次生命,让精灵王子这个角色更饱满更具魅力。
发表于 2014-7-27 19:45:4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同意,开花总是给人一种真诚的感觉,love hi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Orlando Bloom中文站  

GMT+8, 2019-11-15 12:43 , Processed in 0.379837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技术支持 by 巅峰设计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