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1063|回复: 1

[观感] 纽约时报关于“罗密欧与朱丽叶”的剧评(已翻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0-13 23:14: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susu_drew 于 2013-10-13 23:28 编辑

http://www.nytimes.com/glogin?UR ... meo-and-juliet.html
翻译:susu_drew  校对:mithriel
如此甜蜜的悲伤
—Olando Bloom and Condola Rashad in ‘Romeo and Juliet’

By BEN BRANTLEY
Published: September 19, 2013

         在这个星期三的Richard Rodgers Theater里, 导演David Leveaux的改编剧目‘Romeo and Juliet’迎来了首演。担纲主演的是一对同样美丽优雅的演员Olando Bloom和 Condola Rashad。看完这部剧,一些思绪无法避免的搅扰着我的心灵:这对命定的爱侣在邂逅的那一刻,便使人如此清楚的感受到他们是上天注定的恋人。他们彼此亦明了此事,在他们身后,整个世界成为静默的背景。

      他们彼此分享的吻是如此的绵长而深沉,却不会使人感到这是少年人荷尔蒙的产物。这种化学反应比起色情更具美感,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之间的牵绊不够诚挚。看着那对注定陨落和粉碎的美丽身影很难不让人涌起保护欲。白人和黑人的区别在两个家族间划下无法逾越的鸿沟,却在这对爱侣之间消弭于无形。

      作为导演,Leveaux先生永远相信可爱容颜的魅力。这位先生执导的“Fiddler on the Roof”看起来仿佛俄罗斯版Vogue的时尚标本。而在‘Romeo and Juliet’中,他对容貌的依赖并非多余。在百老汇一流剧场首次出道的Bloom先生和富有天赋的Rashad女士所散发出的超越凡尘的美好为他们在剧中的爱情笼上一层神圣的光辉。他们仿佛天生适合吟诵莎士比亚那些如蛛丝般最轻盈飘渺的诗篇,不费吹灰之力醉人耳目。

      然而,虽然此剧目将成列燃烧的火炬作为舞台布景特色的一部分,却未能成功的传达出‘Romeo and Juliet’中那些危险紧迫的事件带给人的激烈炙热的感觉。在短短的两小时20分钟里,你那灼热而模糊的视线很有可能尚停留在上半场的结尾,那场真挚而灼热的阳台戏码。但随之而来的悲剧事件却将剧情拖入突如其来的污浊之中,以至于当男女主角最终殉情之时,人们却来不及感受失落的痛苦。

      以一个同时代的远离文艺复兴荣光的意大利小镇为底版,Jesse Poleshuck在布景上所展示出的交错时代的特色为这部剧带来一种与众不同的优雅。同时却也让人在视觉、听觉和概念上都产生一种过度修饰的感觉。一个巨大的、不详的钟被周期性的升起降落,一只举止优雅的白鸽出现在舞台上念出开场白(由扮演Friar Laurence的演员Brent Carver配音);与此同时,一面被涂鸦覆盖的波提切利-埃斯克尔风格的壁画墙在观众的视野中滑进滑出。

      墙上的涂鸦不禁让人联想到1996年由Baz Luhrmann执导的热门电影Romeo and Juliet。这部电影发生在一个时髦的海滨小镇,由年轻的Leonardo DiCaprio和Claire Danes主演。我猜Leveaux先生试图从这部电影中汲取到一些青春的元素,同时兼具Franco Zeffirelli在1968年版中所呈现出的一些反主流文化。(David Van Tieghem的背景音乐厚脸皮的借鉴了早前电影主题曲的开头旋律)

      于是我们等来了骑着机车出场的Romeo,一身leader-of-the-pack(1964年发行的流行歌曲,讲述一对年轻恋人的悲剧)范儿,穿着膝盖破洞的时尚牛仔裤。作为主角这一出场显得累赘而尴尬,虽然我揣测导演是为了证明Romeo的坏孩子属性。相反,Juliet的初次亮相是在一场枕头大战中咯咯笑着,留给人一种小女孩的印象。

      近年来我对Juliet这一角色的洞察力积累了越来越多的敬佩-尤其是在看过Lauren Ambrose于2007年对莎士比亚巧妙而充满激情的诠释以后。在那个由Michael Greif执导的版本中,Juliet在这对不详笼罩下的恋爱关系里毫无疑问扮演着那个更为成熟的角色。

      在今年的百老汇复兴浪潮中,Rashad女士在一出名为“The Trip to Bountiful”的剧目中出演一个迷人妩媚的角色。然而在这部剧中,她却全力以赴的展现出一个被人庇佑的13岁小女孩的纯真。这位Juliet散发出一种处子的耀眼光芒。你会知道为什么曾经带着匕首四处游荡的Romeo会爱上这样一个明显未经世事的女孩。

      经由他们的初吻,她像他展示了自己的纯真。从那一刻起,我们就开始为他们的命运而担忧。身处世俗而暴力的维罗纳(剧中的意大利小镇),他们是如此的甜蜜,同时也注定毁灭。

      在经历了那场不幸的摩托车出场后,我开始享受这部剧的前半场,尤其是前两幕。大多数演员都说着流利的伊丽莎白口音的英语。在剧里,我们会看到Christian Camargo饰演的殊为乖戾的Mercutio(Romeo的好基友);Conrad Kemp饰演的头脑冷静的Benvolio(Romeo的另一个好基友);以及Chuck Cooper饰演的Juliet的父亲,一个不走寻常路的滑稽幽默的Capulet老爷。

      作为纽约舞台的宠儿,Jayne Houdyshell为我们带来一个精彩绝伦的Juliet的乳母,为这个往常为了低级笑料而存在的角色赋予了智慧、高贵和令人信服的动机。你会知道这个爱管闲事的乳母是出于什么感情做出了她最终的那个决定。另外,唯一一次,我坚信在Romeo和苦口婆心的Friar Laurence(神父)之间也存在类似的感情,这个略微有点神经衰弱的角色由Carver先生饰演。(当Friar同意为这对年轻的恋人证婚时Romeo送给他的那个吻就是证据)

      当第二幕拉开,杀戮开始,随着Mercutio和好斗的Tybalt的械斗事件,剧情的节奏却放缓了。他们的死亡未能得到充分的表现。即使Van Tieghem先生异常伤感的配乐也不能代替剧情调动起我们的情绪。

      Rashad女士在前几幕里表现优秀,但说到在大剧场里表演Juliet这个角色,她的口音还缺乏力量和变化感。Juliet也许学会了欺骗她的父母—尤其在她被迫与门当户对的Paris(这家伙真的是美国偶像里的Justin Guarini?)订婚以后。但我们并没有感受到她的成长,即使是到了她和Romeo的新婚之夜。我甚至怀疑他们有没有真的圆房。

      另一方面,因为《指环王》和《加勒比海盗》中的英勇俊美而著名的Bloom先生则带给我持续的惊讶。这一次,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完全陷入其中的Romeo。从一个只会显摆的少年变成一个惊喜的发现爱情真谛的男人,直到最后一幕,因狂躁、痛苦和愤怒而濒临疯狂。

      在经过相当的删减后,最终幕的Capulet家族墓地的戏份看起来像个潦草书就的附言。作为本剧的小高潮,这一幕痛失所爱的戏份在之前已经被删减了两个场景。此时,误以为Juliet已死而买了毒药的Romeo说道:

      “这世界不是我的朋友,”他看似是在对药剂师说话,实际却是自言自语。那一刻,Bloom先生的眼睛里燃烧着黑色的火焰,透着深不见底的绝望。人们不禁失声恸哭,当他们回忆起那样一双眼睛里曾经弥漫着怎样无尽而美丽的爱意。
                                                                                         END.      
                     
      
发表于 2014-5-21 14:44:14 | 显示全部楼层
哇,好想看。主流报纸评价很好呀。
结尾那段文字描述真好,不过开花演完这部最好接点轻快的戏吧,调节一下情绪。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Orlando Bloom中文站  

GMT+8, 2019-1-24 21:08 , Processed in 0.460077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技术支持 by 巅峰设计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