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2107|回复: 2

【翻译】【中洲历史·第十二卷】有关格洛芬德尔及五大巫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8-21 06:50: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虽然其中的大部分内容大家应该都听说过,但HoME 12卷还没有人完整翻译过。
我翻译的最初目的就是想肯定小格的实力,有这些老托的原话就是最好的证据了,免得以后有人质疑金花,毕竟像是其他学者的评论文,比如说是affan大翻译的Michael Martinez写的《格洛芬德之战》,那毕竟都是别人写的,即使他们推测的都正确那也不如老托原话来得有力度。


2楼放我的翻译文,是最初稿,语句还是很僵硬,所以很需要众亲们的指点和圆润~~ 。 译名上我一半用台版一半用译林老版,还有几个是译林新版,希望不要看头疼就好~ 如果有任何意见欢迎大家提出。

小括号()中的,要么是英文原名,要么就是本来文章中的注解部分,都是小托编辑或是老托原文就这么写的。
中括号[]中的,是我写的注明,我都有标出。

关于注释,我只翻译了注释1~3 以及注释12, 其他的要么与小格无关,要么我嵌入文中,要么就只是形容笔记。在此忽略了。

这是我第一次做翻译,做得不好请见谅呀~~~ 我会争取改进,得以放出最好的版本。

以上~~~

 楼主| 发表于 2012-8-21 06:50: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小桥流水 于 2012-12-17 19:25 编辑

以下选自《中洲历史》第12卷,中洲的种族,第二部分,晚期写作,第13章,最后的写作, 有关格洛芬德尔,凯尔丹还有其他

The History of Middle-Earth, Vol.12, The peoples of Middle-Earth, Part 2,Late Writtings, XIII, Last Writtings, Of Glorfindel,Cirdan,and other matters.

译者:小桥流水

开篇先是整体得描述了下手稿的组成,这里就不翻译了,然后是我翻译的格洛芬德尔的部分。


《格洛芬德尔》


在1938年的夏天,我父亲考虑着《魔戒》中的《林谷会议》(The Council of Elrond)情节,他写到:“格洛芬德尔讲起他在冈多林(Gondolin)的祖先”。 此后又过了三十多年,他拾起关于冈多林的格洛芬德尔和林谷(Rivendell)的格洛芬德尔是否是同一位精灵这个问题,这些被收录在他的两篇讨论稿中,同时还有些与此相关的简短注释或是短文碎片。 在这里我将把这些讨论稿称为“格洛芬德尔 I”,和“格洛芬德尔 II”。“格洛芬德尔 I”的第一页已经找不到了,第二页开始先是提起了大致关于“护卫或助手”这样的词,接着是以下的文字:

[以上是小托写,以下是老托写的《格洛芬德尔I》 ---译注]

作为一名曾经十分了解中洲(Middle-earth)也长期与米尔寇(Melkor)作战的精灵,他成为甘道夫(Gandalf)的同伴就再合适不过了。于是我们可以合理地假设格洛芬德尔是同甘道夫--欧洛因(Olorin)一同在第三纪1000年来到了中洲(可能是有一群同伴(见注释1),但更大的可能性是他是甘道夫的唯一同伴)。这个假设于是可以很好地解释为什么格洛芬德尔拥有特别的力量与圣洁的气息。----别忘了巫王(Witch-King)遇见他是怎样飞逃的,即使所有其他人拥有勇气(比如King Earnur),但他们的马匹全都惊吓得不敢面对巫王。
根据别的有关精灵种族以及与梵拉的关系的文章(独立于这篇讨论稿),可以推测,格洛芬德尔死后他的灵魂会去到曼多斯(Mandos)面前得到审判,然后会停留在静候大殿(Halls of Waiting)中,直到曼威(Manwe)准予他的离开。精灵被定为永生,与世界同寿,但他们肉体的消亡是令人难过的,因此,重塑精灵就是梵拉(Valar)的职责了。精灵们在被杀后,如果他们愿意的话,梵拉会为他们重塑新的生命,除非有严重的原由(比较少的例子):比如是十分邪恶的作为,或是死不悔改的怨恨之意。   当精灵被重塑后,他们可以继续居住在维林诺(Valinor);或者是选择回到中洲---如果他们曾经在那安家的话。 于是我们可以合理地假设,格洛芬德尔在洗清了参与诺多反叛的夙孽并得到宽恕后,他被从曼多斯那儿释放了出来,并重新成为了他自己,但他仍然居住在蒙福之地(Blessed Realm)--- 因为冈多林被摧毁了而且他基本上所有的同胞都消亡了。
于是我们就可以去理解为什么他的形象看上去是那么强大,几乎是“天使般的” [老托用了angelic这个词,但以前形容迈雅时说他们是类似于天使一样的,所以可以理解成小格这里就强大到次神级---译注]。因为他恢复了他最初作为万物初生子(First-born)的纯洁,之后他与那些从未反叛的精灵们一同居住,并且有着迈雅们(Maiar)(见注释2)的长久相伴:从第一纪末,贯穿整个第二纪,到第三纪一千年---- 也就是在他回中洲之前(见注释3)。极大的可能性就是他在维林诺与欧洛因成为了好朋友并成了他的追随者。 甚至在《魔戒》的简短出场中,他就显得对甘道夫十分关注;埃尔隆德(Elrond)得知甘道夫并没有保护魔戒携带者与其同行,他非常的担忧,派出林谷搜寻,格洛芬德尔是搜寻者之一(能看出他是其中最强大的)。


[以下一段又是小托写---译注]

第二篇文章,《格洛芬德尔 II》是一篇五页的手稿,毋庸置疑这篇文章与前一篇所写时间间隔不长; 另外还有一张纸上面我父亲潦草地写下了他的一些思绪,应该是和那些手稿一起的,因为他上面说到虽然也许格洛芬德尔是和甘道夫一起来的,“但似乎他更可能是在第二纪的关键时期被派往中洲----当索隆侵袭了伊利雅德(Eriador)-----去援助埃尔隆德。 虽然这段事迹(还)没有被编写进对抗索隆的编年史,但他在这战争中的参与是英勇的而且瞩目的。” 在这条笔记的最后他写到了“努门诺尔的船只(Numenoran ship)”这个词,推测起来可能是有关格洛芬德尔是怎样渡过大海的。



[以下几段是老托写的《格洛芬德尔II》----译注]

格洛芬德尔这个名字事实上起源于早期的神话:《冈多林的陷落》(The Fall of Gondolin),写于1916~17年间,那时的精灵语(之后最终演变为辛达语)还在创造的早期,还没有设定得很完整,而它与高等精灵们(这个设定也相当早期)之间的关系也较为杂乱。这个名字的意思是“金发的”,它被用于命名一位英勇的诺多族精灵,他是冈多林的一位领主,在穿越Cristhorn(鹰崖)隘口时奋战炎魔,最后以生命为代价将炎魔杀死。

整体《魔戒》中有些案例比较随意地沿用了早期传说中的名字---- 早期传说这里指《精灵宝钻》---- 格洛芬德尔这个名字的使用就是其中之一,这种情况在最终出版的《魔戒》中还没有得到重新审议; 这点就遗憾了,因为这个名字现在已经很难符合辛达语的设定,也不可能是昆雅语源;而且,在现在已经拟定好的神话中,如果假设冈多林的格洛芬德尔和林谷的格洛芬德尔是同一人的话,那就给《魔戒》中的对格洛芬德尔的记录(语言学上)带来了困难。
至于前者,他在第一纪末冈多林的陷落中牺牲了,既然城主一定是一名诺多,那么不管怎么估计,在写作《冈多林的陷落》时,特冈国王(Turukano, Turgon)手下的其中一位精灵领主也一定是被这样设定的。但是贝尔兰地区(Beleriand)的诺多精灵都是维林诺的流放者,因为反叛了至尊梵拉曼威的权威, 特冈是参与费诺(Feanor)反叛的最坚定无悔的支持者之一,没有人从其中逃离。 《精灵宝钻》中的冈多林说是几乎全由诺多精灵族人建立与居守的。 这样,有一种说法也许也可以参考,虽然这个说法比较前后矛盾,那就是假设格洛芬德尔是一位辛达源的王室子弟加入了特冈的阵营,但这样的话就与《魔戒》中写到林谷的格洛芬德尔完全矛盾了,在《魔戒远征队》(The Fellowship Of The Ring)P235很清楚地描述了,说他是“远涉重洋而来的智慧的埃尔达精灵领主…… 曾经在蒙福之地居住过。” ------辛达精灵从未离开过中洲。

这个问题可是比语言学上的困惑更严重,应当首先被考虑。也许第一眼会觉得名字被重复使用了,但这简单的解释并不是真相,应当被舍弃。重复使用的这样一个引人注目的名字(虽然也有点可能)可信度不高。《精灵宝钻》和《魔戒》中所描绘的精灵传奇中再没有别的重要人物们拥有了同样的名字了。而且如果把之前的格洛芬德尔和第三纪的格洛芬德尔接受为同一个人就可以合理地解释了关于他的一切并使故事得到完善。

当冈多林的格洛芬德尔被杀后,根据律法,他的灵魂会被造物者[the One, 指伊露维塔---译注] 重建,再一次强制回到梵拉之地。然后他会到曼多斯面前得到审判,也会一直留在静候大殿,直到曼威获准他的离开。精灵被定为“永生”,就是在造物者的天命间(不知界限)他们不会死亡,最高的期限是直到赖以生存的大地生命终结。他们的死亡--- 肉体受到无法治愈的严重创伤--- 以及与灵魂的分离是“不自然的”也是令人忧伤的。所以这就是梵拉从造物者那得到的职责,去重新恢复他们的肉体生命----如果他们想要的话。  但是这个“重塑”会被曼威延迟 [比如费诺就被扣留并交付一如----- 注释中有提起,我不另开词条了-----译注],比如他们生前做过十分邪恶的事并且拒绝忏悔,或者对活着的人还怀有怨恨恶意。

现在冈多林的格洛芬德尔就是被流放的诺多精灵中的一位,他违抗了曼威的权威,并与所有参与反叛的精灵一样,受到了他的禁令:他们再也不能以实体之身重新踏上蒙福之地。但其实曼威也并没有被他自己所颁布的条令所限制,因为他自己就是阿尔达世界(Arda)的最高统领,适当情况时他就会把这些条令放置一边了。 从《精灵宝钻》和《魔戒》对格洛芬德尔的描述中我们可以看出,很明显他是一位埃尔达高等精灵贵族,于是可以假设,即使他追随着特冈离开了维林诺而招致了梵拉的禁令,也非他本意,只是出于对特冈的血缘情意以及对他的忠诚,他也没有参与天鹅港的血亲屠杀(kinslaying of Alqualonde)[特冈的追随者只因他们陛下的命令而跟随,并且担心会造成罪恶------注释中有提起,我不另开词条了-----译注]。

更重要的是:格洛芬德尔奋战了一头来自安戈洛德里姆(Thangorodrim)的恶魔,牺牲了自己的生命保护了冈多林沦陷后的出逃者,正是这样,图奥(Tuor)和特冈的女儿伊缀尔(Idril),还有他们的儿子埃雅仁迪尔(Earendil)才得以逃脱,才能探寻到西瑞安河口港(Mouths of Sirion)的庇护所。虽然他当时还不能意识到这点的重要性(他会捍卫所有出逃者,不管是什么等级的),他的事迹极大的影响了梵拉对他的决定 。这样来说,格洛芬德尔之后的故事就与《精灵宝钻》中所描述的可以衔接上了。他在洗清了参与诺多反叛的所有夙孽后,他被从曼多斯那儿释放了出来,曼威重塑了他(见注释12)。他再一次拥有了实体之身而且被允许居住在蒙福之地; 他重新获得了最初的纯洁与埃尔达精灵的恩惠。他在维林诺居住了很长一段时间,与那些从未反叛的埃尔达们重聚,并且有着迈雅们的相伴。因为这些,他几乎与他们等同了,虽然他只有一个化身(他的实体不是像迈雅那样是可以由自己选择或创造的),他的精神力量由于他的自我牺牲得到了极大的提高。在某个时间,也许是他在维林诺停留的早期,他成为了欧洛因(甘道夫)的朋友和追随者,正如《精灵宝钻》中说到的,欧洛因对一如的子女们 [指伊露维塔创造的精灵和人类---- 译注] 有着特别的喜爱以及关心。欧洛因可能是之前探访过中洲的迈雅中的一位,他不但在中洲的辛达精灵和其他深思精灵中广为人知,也可能在人类中也很出名,但还没有此类[人类中的----译注] 记载。

格洛芬德尔留在了蒙福之地,毫无疑问这首先是他自己的选择:因为冈多林被摧毁了,他所有的同胞都已消亡,亡者的灵魂留在静候大殿中,无法被活着的精灵们所探访。其次他自己从第一纪末持续到至少第二纪都在福地逗留,无疑也是同曼威所希望和计划相符的。

格洛芬德尔是什么时候回到中洲的呢?这可能发生在第二纪结束之前,在“世界改变”之前,在努门诺尔沉没(Drowning of Numenor)之前。因为在此之后,没有任何具有实体的生灵----“人类”或是更低种的---- 可以从蒙福之地返回,因为它已从世界之环(Circles of the World)中剥离,这是根据一如(Eru)自己的条例决定的(直到第三世纪末一如才决定了人类的统治时代必须到来)。但这种情况下[第二纪后----译注],曼威还是有可能得到过一如的许可,把格洛芬德尔的情况作为一个特例,并且创造出了某种运送方式将格洛芬德尔带到中----但这并不合适,因为会使格洛芬德尔显得过于强大和重要了。

我们于是最好的假设便是格洛芬德尔是在第二纪中回归的,在阴影降临努门诺尔之前----那时努门诺尔人是受到埃尔达精灵欢迎的强大盟友。他的回归一定是为了帮助吉尔-加拉德(Gil-Galad)和埃尔隆德以增强他们的力量----那时他们已经意识到索伦(Sauron)的邪恶正在日渐增长 。所以他的回归可以早到第二纪1200年,当时索伦亲自来到林顿(Lindon),试图去蛊惑吉尔-加拉德,但被识破驱逐。但更大的可能性则是可以晚到第二纪1600年,惊恐之年(the Year of Dread),当巴拉都塔(Barad-dur)建成,至尊魔戒(the One Ring)铸成,而凯勒布理鹏(Celebrimbor)也终于意识到他陷入了圈套。因为在1200年,吉尔-加拉德即使充满焦虑,但还是很强大,可以对索伦抱以蔑视 [这点上与宝钻中提起的矛盾了,宝钻中说:索伦只有林顿没有去,因为吉尔-加拉德和埃尔隆德很怀疑他以及他的表面美善模样,也不准他进入领土------注释中有提起,我不另开词条了-----译注]。同时那段时期他的努门诺尔盟友们正在建造坚定永久的港口,而且实际上很多人已经开始在那儿定居。而在1600年,精灵,人类(还有矮人)的所有领主们都清楚地意识到对抗索伦的战争已不可避免,他已经成为了新一代的黑魔王。因此,他们需要为战争做准备;毫无疑问,寻求帮助的祈愿和急件传送到了努门诺尔岛(和维林诺)[维拉是可以听到祈祷的,但在禁令后的黑暗时光中,只有诺多精灵的忏悔他们才接受------注释中有提起,我不另开词条了-----译注]。


[以上老托的《格洛芬德尔 II》结束,以下又是小托执笔------- 译注]


正文到这里就结束了,虽然之前在P 379页中提起的“语言学上的困难”还没有解释清楚。


与这两篇《格洛芬德尔》同时写的还有一段关于讨论精灵重生(reincarnation)的文章。 有两个版本, 其中一版是非常粗略的稿件(有部分是写在《格洛芬德尔I》的手稿上的)也是另一版本的草稿。 在这里只放出了这篇讨论稿的总结部分(见注释17),是关于矮人们对祖先转生(rebirth)或重现(reappearance)的确信,尤其是在都灵(Durin)这个例子上。我把这节的原稿放出来,这段稿子写成很急促(有不少标点符号被忽略了,也有很多挤在一起的短语等)因为如果清晰地写下就跟不上思路了,虽然急促,但这很好地记录下了他突发的一个想法,这样的情况在我父亲写作时很少发生。

[以下又是老托的原稿,由于刚小托说稿子写得很急促,而这里他保留了他父亲最原始的稿件,所以其实以下的手稿是有点点乱的,比如没标点,短语多,所以翻译时我只能翻译出大致意思,而不能体现那种急促写出的感觉了------ 译注]


也许精灵和人类们对于矮人的理解会让他们产生些奇怪的错误概念 [这个错误概念指认为精灵转生是作为一个小孩, 老托这里讨论了精灵是否可以作为孩子重新转世,这个想法被当成“必须抛弃”,所以精灵的重生只能是维拉重新塑造--------注释中有提起,我不另开词条了, 顺便,小托修正了他以前在HoME X 中的言论,他之前说不作为小孩转生是因为那种“无家”的害怕感觉,也就是不知自己到底应该作为谁---但这个想法是小托自己YY的,老托没提起过---------译注],因为他们认为矮人们的诞生大都是源自矮人们自己。因为矮人对外宣称说他们族中七位祖先 [指维拉奥力最初创造的七位----译注] 的灵魂不时会重生到他们家系。这样的事件在长须族矮人(Longbeards)中尤其显著,他们最早的祖先叫都灵(Durin),而这个名字过段时间就会被他的后人再次使用,而且这个名字仅仅会出现在都灵一世的直系后裔中。 都灵一世是七位矮人祖先中最年长的,可以追溯到在第一纪觉醒(这被认为是在人类觉醒不久后),但在第二纪好几位别的叫都灵的矮人作为国王在长须族矮人 (Anfangrim ---精灵语)中出现。在第三纪1980年,都灵六世被炎魔所杀。 矮人中有这样的预言,当铁足戴恩(Dain)在第三纪2941年称王后(也就是在五军大战之后),他的直系族人中某天将会出现都灵七世---- 而他将是最后一位。在这些都灵们中,矮人们说他们都保留了前世作为国王的记忆,就像真实发生过一样,而且自然而然不是那么连贯着,就像是他们作为一人连续得活着 [在不同时期----- 译注]。

这是怎么应验到精灵身上的我们并不知道;矮人也不会告诉他们更多的事了。 但是维林诺的精灵们知道一个关于矮人语起源的奇异传说----诺多们将这一说法带到了中洲----宣称矮人语是矮人从奥力(Aule)那直接学来的。这些可以在《精灵宝钻》中的不少注释和附录中找到。 现在有足够的说法去支持矮人语的创造者正是维拉奥力本人。

[以上老托写,以下一段小托写------ 译注]

接着有一段简短笔录是关于创造矮人的传说,我这里省略了; 我父亲在上面写到: 这儿可不是个说奥力造矮人故事的地方。 然后文章继续写到:

[以下又是老托原文, 原文由于写得急促所以用词很乱,我就不一字一句表现这个凌乱了,尽量翻译了整体意思------ 译注]

矮人们又从奥力那得到一个特权来有别精灵和人类: 那就是矮人祖先(比如都灵)的灵魂会在矮人长久生命末期到来时沉睡, 但灵魂所进入的墓穴就是他自己的躯体, 他会静静修养,之前所有的疲劳或是受过的伤害都将修复。 然后再过很多年,他就会又一次崛起并且重新得到他的王位。

[以下又是小托写的--------- 译注]

第二篇 [关于讨论重生话题的稿子----- 译注] 的版本就更简略了,关于矮人祖先的转生这里只写到:

[以下老托原文,很凌乱,都是短语------ 译注]

“…… 重现,在很长一段时间过后,矮人祖先中的其中一名, 在国王的直系中,比如特别是都灵这个例子但他并不是转生,而是保存前一任都灵国王的躯体,以便一段时间后他的灵魂会重新归来。 但这样看来,矮人与维拉特别是和奥力之间的关系,与精灵还有人类们不一样。”








《五大巫师》

另外一篇简短的讨论稿, 以“五大巫师的到来以及他们的使命与行动”为题,是在我父亲思考关于格洛芬德尔的事件上延伸出来的,正如文章开头写到“格洛芬德尔实际上是他们其中的一员吗?”他注意到他[指格洛芬德尔----译注]“在写《魔戒》时,显然从没有被认为是这样的”,并附言到他们[指巫师-----译注]当中不可能有谁是“埃尔达中的最高力量拥有者”,而不是迈雅。接着,文章引用了《未完成的故事》(Unfinished Tales)中的一节,P 394,开头是“我们必须假设他们都是迈雅……”; 但在引用的部分结束后 (也就是那句“由樊拉们自己选出的”) ,只写到“萨鲁曼(Saruman)是其中最强大的”接着文章就中断了,没有结束。  在最后一个字旁边,是一句用铅笔写上的笔记:“瑞达加斯特(Radagast)这个命名是源自安都因河谷(Anduin vale)的人类----但现在释义不清楚”(参见《未完成的故事》中的P390 以及其注释4)

在纸的背面,是一些我在《未完成的故事》里形容过的无法辨认的笔迹,但经过我仔细研究后就渐渐识别了出来。当中有一条是这样写的:

[以下来自老托--------译注]


有两位巫师并没有被纪录下名字。他们在莫多(Mordor)以西的土地上从未被认识或听说过。巫师们没有同时来到中洲。有可能萨鲁曼、甘道夫和瑞达加斯特是一起来的,但更有可能的是巫师之首萨鲁曼(在经过充分考虑后)是独自最先来的。也许甘道夫和瑞达加斯特是一起到达的,虽然这点并没有被提起过。(最有可能的是)……格洛芬德尔在港口也和甘道夫见过面。另外两位巫师的存在也只有萨鲁曼,甘道夫和瑞达加斯特知道,萨鲁曼愤怒地说起五个人中曾泄露过一个私密的消息。

[以下一段又是小托的编辑------译注]

以上的最后一句话可以参考萨茹曼在欧散克塔(Orthanc)门前对甘道夫激烈的反驳,当中他提起了“五大巫师的权杖”(《双塔骑兵》(The Two Towers),p188)。另外一条笔记则是更加的粗略也更难以理解:

[以下来自老托-------- 译注]

“另外两个”到来的更加早些,可能与格洛芬德尔同时到来,是在第二纪的情形变得更加十分险恶时。格洛芬德尔被派去协助埃尔隆德而且在伊利雅德(Eriador)的战争中功名显赫(虽然还没有被提起)。但另外两名伊斯塔瑞(Istari)则被赋予了不同的使命。摩列达(Morinehtar)和罗密斯达奴(Romestamo)------- 黑暗屠杀者和东方协助者。他们的任务就是避开索伦:去引导那些已经叛变尊崇米尔寇的少数人类部落,发动他们去反攻…去找出索伦在第一次落败后的藏身地(这个任务以失败告终)还有去纵恿黑暗东方部落的骚动(纠纷和混乱)……    他们一定因弱化及混乱了东方的力量而在第二纪和第三纪的历史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不然的话东方的力量不管是在第二纪还是第三纪都会大大超越西方的。

[以上老托原文完,以下是小托的编辑--------译注]

这篇文章中引用了《未完成的故事》P394的这些话-----“至于另外两位,任何出版的作品中都没有提起,除了通过萨鲁曼与甘道夫的对话我们得知一共有五位巫师”------在引用部分的旁边,我父亲写到:“关于注释他们名字以及任务的笔记现在似乎弄丢了,除了他们的具体名字,大概历史,以及对第三纪的影响还是很清楚的。” 而且可以想像的到,他也考虑着草拟些维拉会议间关于选择伊斯塔瑞的叙述 (《未完成的故事》 P 393),在那段文字里,那两名巫师(或“蓝袍巫师”, Ithryn Luin)被称为阿拉塔(Alatar)和帕尔兰多(Pallando)。



关于注释,我只翻译了注释1~3 以及注释12, 其他的要么与小格无关,要么我嵌入文中,要么就只是形容笔记。在此忽略了。


[注释1] 可能有人注意到加尔多(Galdor)这个名字运用的起源也可能与此类似,但是他是凯尔丹(Cirdan)的使者,而且被称为灰港(Grey Haven)的加尔多。 加尔多这个名字也在《冈多林的陷落》中出现,但是这个名字相比格洛芬德尔就更简单而且常用了,这就可能重复。 但除非在冈多林的陷落中他被杀了,那他也有可能被假设成是同一人---- 也就是从敌人的围攻与毁灭中逃出的一名诺多,但他是向西边的港口逃离而不是像其他冈多林人同图奥,伊缀尔还有埃雅仁迪尔一起去向南边的西瑞安河口港。 他在林谷会议中表现得没有像格洛芬德尔那样强大以及那样智慧;而显然他没有回到过维林诺,洗净夙孽,然后重生。
[见注释3----  “加尔多”---这个名字“相比格洛芬德尔就更简单而且常用了,这就可能重复”,说明了在丢失的那个第一页中我父亲讨论了是否有可能会有两个不同的人都叫格洛芬德尔,然后决定这样太不可能了---- 而“除非他在冈多林的陷落中被杀了”:我父亲恐怕没有精力在去重新修订《冈多林的陷落》了, 只要不修订,他也不能确定加尔多的命运如何。事实上,加尔多并没有被杀,而是在格洛芬德尔为他们断后时带领了逃亡者越过了鹰崖(HoME II p191~192),在后面的冈多林陷落人名列表中(HoME II p215)写到,他去到了西瑞安河口港,在孤独岛居住(Tol Eressea),他是圣树家族的领主,关于他,在古老故事中说起“他是冈多林中除了特冈外最勇猛的人了”(HoME II p173)。]

[注释2] 甘道夫属于天使般的等级:次于维拉的力量以及权威,但形态是一样的:也就是最初被创造出来一匹,如果他们愿意变成可见的形体(人形的或者其他),他们可以自己创造肉身,或者接受维拉的设定 (晚期补充:也可以简单地通过一个举动让身形穿越去想去的地方 (这个笔记字迹比较模糊))

[注释3] 与 [格洛芬德尔---- 译注] 形成对比,加尔多甚至是在林谷会议中的短短一瞥中我们都可以看出,他的地位显然不高,而且智慧要低多了。 不管他是否在《精灵宝钻》中出现,(从他名字中看出)他要么是一位从未离开过中洲的辛达精灵---从未见过蒙福之地; 要么是因反叛而被流放的一名诺多,最终留在了中洲,没有接受维拉因酬劳抵抗米尔寇而给出的宽恕并回到西方的家。[关于加尔多的观点是以他对林谷会议作出的贡献而得出的,如果他真的是冈多林的加尔多,那他会因长期在中洲生活而得到很多智慧。但这里没有任何理由支持我父亲写作林谷会议时把那个加尔多当成是冈多林的加尔多。]

关于注释4到注释11,我要么嵌入文中,要么就是没有特别相关的,在此省略了

[注释12] 这里暗示格洛芬德尔是一位与生俱来的埃尔达,拥有伟大的形体和精神地位,是位非常高贵的人物,他的罪过也十分小:他对特冈忠心,爱他的同胞,这也是他留在其中的唯一原因----虽然对他们的固执也感到难过----也并因此受到了曼多斯的诅咒。

关于注释13以及之后的所有注释我都省略了,和小格没什么关系。除了注释17和18,我嵌入了文中,是关于精灵重生的。
 楼主| 发表于 2012-8-21 06:53:17 | 显示全部楼层
翻译完了~~~*★,°*:.☆\( ̄▽ ̄)/$:*.°★* 撒花,庆祝

为了我最爱的金花领主格洛芬德尔大人~

我就是为了表现格洛芬德尔大人在第三纪是最厉害的! 顺便在我查阅有关光明精灵的资料后得出,上面写到过光明精灵于黑暗精灵之间的差别就像黑暗精灵与人类的差别一样,除了辛达精灵稍微好些。
而且双圣树的光辉也对精灵本生有一定影响,所以光明精灵本身比他们的后裔还要强大。

再者,小格是因为本身就没多大罪过,而且又自我牺牲而被从静候大殿释放,又与众多迈雅居住才成了那么厉害,相比之下,G奶奶本来离开维林诺就是因为自身对中洲的渴望,所以这样算下“反叛维拉的罪”比小格高点。其次,G奶奶在中洲也没多大牺牲~,再次,G奶奶只和美莲姐熟识,况且美莲姐是一对维林诺都不大了解的迈雅~ 而小格是与众多迈雅在一起。

小格与迈雅的区别就是他不能选择自己的形体,所以力量上几乎是等同的~

在老托写作LOTR时修改了不少地方,现在的版本是小格是去救霍比特的精灵之一,而且是其中最强大的,但早期的版本是他是唯一一个去救他们的,还是豆腐爷爷向E爸借来的~~哈哈

综上,第三纪小格是中洲最厉害的精灵!


以上来自金花的NC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Orlando Bloom中文站  

GMT+8, 2020-10-31 03:25 , Processed in 0.181714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技术支持 by 巅峰设计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