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2887|回复: 4

[观感] 动人的故事--我眼中的《特洛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10-27 14:34: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看完了《特洛伊》,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也许是因为之前听到的负面评价太多,真正来看的时候,反而觉得它很动人。几乎是从头到尾,我都沉浸在影片的氛围中,甚至罕有地在放完之后没有马上关闭,就那样看着字幕,直至听完片尾曲。挺喜欢这首歌的,男女歌手动听的轻声吟唱如倾如诉,和声的咏叹又有一种穿透遥远时空的悠远感,就像影片的结尾,英雄一去豪华尽,伴着奥德修斯低沉、缓慢的独白,火葬阿基琉斯的青烟上升,直到云霄,终于散去,那个神话的时代已经远去,在奔流不息的历史长河中抹去了痕迹,化做后世人心中的传说……歌声像是拉远了距离,带着远观历史的深沉和平静来审视那些故事、那些人们,可是,为何我觉得即使隔着遥远的距离它依然这样动人,直接牵动了人的内心……

  虽然是希腊神话中的题材,但电影抹去了神话的痕迹,使之成为纯粹的英雄传奇。于是,比起神话,它反而多了一份历史的苍凉。

  布拉德·皮特饰演的阿基琉斯,是天下第一勇士,骁勇善战,有不死之身。他桀骜不驯,虽然身处希腊军中,性格却是独立的,连希腊国王阿伽门农也无法驾驭他。影片开头,阿伽门农和希腊全军在战场上等着他对阵敌军最强将领,他在帐中睡觉;被叫醒后,又能毫不含糊地克敌于瞬间。他是一个天生的战士,是一个典型的希腊神话英雄,并非为国家而战,亦不是为了人民,激荡着他体内的血液的,是自身的精神力量,是身为一个战士的荣誉。他厌恶国王阿伽门农,数次称呼他为“蠢猪”;他本不愿参加对特洛伊的远征,奥德修斯以“国耻”来压他,说海伦被帕里斯带走是“特洛伊侮辱了希腊人”,他答以嘲讽:“他们侮辱了一个管不住老婆的人,这关我什么事?”他知道自己若去了特洛伊便不会再回来,最终促使他参战的,是“这场战争注定会永垂不朽,参战的英雄都将千古留名”。他要在天地间展现出自己的价值,把英名铭刻于大地。他英勇无敌,第一个登上特洛伊的陆地,只凭五十个人就占领了海岸;他无所畏惧,藐视神灵,砸毁阿波罗神像。他是残忍的,杀死最敬重的对手赫克托耳后,将他的尸体系在马后拖回营地,若非特洛伊老国王亲自哀求,恐怕也不会给赫克托耳一个战士的葬礼;他又是温情的,对部下的体恤,对表弟的疼爱,对特洛伊公主的爱(这段爱情戏实在是……和《角斗士》里面那段一样画蛇添足),战场之外的他不乏温柔。希腊神话中的阿基琉斯是一个悲剧人物,尽管强大得连战神阿瑞斯都不放在眼里,却仍逃不过命运在他脚后跟上留下的命门;但电影中不是,因为他的命运虽然注定,但踏出去的每一步,都是自己的选择,他为剑而生,为剑而死。
  布拉德·皮特演绎出了这一形象还是挺合适的,威猛中不乏细致,给人一种让敌人畏惧、让亲人安心的感觉。以前看《燃情岁月》《大河之恋》时对皮特被奉为“全球最性感的男士”不以为然,现在看来,虽然他的五官长得并不帅,整个人却自有一种魅力,他挥剑冲锋的时候,用似笑非笑的眼神凝神的时候,浅绿色的眼睛中有一种压倒人的力量。看《魔戒2》,明白了奥兰多·布鲁姆是不需要扮酷的,因为他的长相本身已经足够perfect,扮酷也锦上添不了多少花了;同理,现在明白布拉德·皮特也是不需要扮酷的,因为那些扮酷的眼神、动作对他来说显得那样娴熟,不是刻意去扮,而更像一种习惯了。不过我左看右看,确实觉得皮特本身长得不帅……但他让我在心底大叫“金发碧眼果然是王道”,他像一头雄狮,飞扬的金发在战斗中格外显眼,浅绿色的眼睛绽放着犀利的寒光,以致网上有人把他的眼睛比喻成“利剑上的宝石”。看动漫的时候,人物五颜六色的头发和眼睛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那时不由觉得很多颜色都是很好看的,而金发碧眼属于太普通的设计。可是在现实中一看,还是金发最亮眼,难怪《银英传》中要把莱因哈特这全宇宙最美的人设定为金发蓝眸。(貌似被奉为世界顶级帅哥的人都是金发的?布拉德·皮特,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贝克汉姆……似乎只有奥兰多不是)

  如果说,阿基琉斯半人半神的身份、藐视神灵的力量,使他成为超越于人类和道德之外的传奇,那么,特洛伊大王子赫克托耳,则是一个令人敬服的人类英雄。甚至在这部电影中,我觉得赫克托耳塑造得比男一号阿基琉斯更好。他不像弟弟那样漂亮,却英武不凡;他不像阿基琉斯那样霸气,却正直慈爱。年迈的父亲、软弱的弟弟、强敌压境的国家……他肩负起这一切,就像大臣所说的“我们不会败的,因为我们有大王子”,他是这个国家的顶梁柱。闯祸的是帕里斯,面对无法挽回的局势选择了开战的是老国王,制订作战方案的是朝臣们,而拿起剑冲锋在千军万马前保卫国家的,是他。以前看希腊神话时只知赫克托耳是位勇士,是勇士就理所当然该为大众奉献,现在才发觉他承担的有多么重。最感动的一点是,他并非不懂得爱,在妻子和孩子身边的时候,他无比温柔。记得电影中这个镜头,他守着襁褓中的婴儿和妻子柔声低语,突然间,警报敌情的钟声大作,惊破了这一片宁静温馨,敌军万艘战船映入眼帘,惊惶的人群……他对妻子、对孩子深深眷爱,仅仅因为他肩上有更重的担子,才不能够尽情享受这份温情。他爱得更深沉,也更清醒,他斥责帕里斯为了爱情而闯下大祸,因为他更明白作为一个王子的责任,所以当帕里斯说自己爱海伦、为了海伦宁愿去斯巴达决一死战的时候,他完全有资格冲帕里斯吼“You know nothing about die,and you know nothing about love!”。他送帕里斯出城与斯巴达王决斗,在敌人面前义正辞严,比真正的决斗者帕里斯更有决心;当帕里斯流着血爬到他身边抱住他的腿时,他明知这样的行为不名誉,是背信弃义,但他仍然拔出剑保护了帕里斯,因为“他是我的弟弟”。他为父亲、为弟弟、为自己的家为整个特洛伊都做了太多太多,直至战死沙场。最后一战之前,老国王深深地拥抱他,说:“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儿子。”而帕里斯说的是:“你是世界上最好的人。”他们,都无法表达自己的感激和内疚吧。
  最后那一战,赫克托耳对阿基琉斯。向妻子叮嘱了城破后逃生的暗道,在阿基琉斯被仇恨燃烧着的挑战声和襁褓里幼子的啼哭声中,他义无反顾地走出城门。他知道这个对手有多么可怕,也知道阿基琉斯此番是为表弟报仇,绝不会放过自己。然而,当阿基琉斯嚣张地扔掉头盔,让他看清楚“现在你知道你面对的谁”时,他平静地答:“我以为我昨天面对的(你的表弟)就是你,我也希望是你。”面对这一切,他始终坦荡。从阿基琉斯的角度看,杀死赫克托耳,并将尸体系在马后拖回营地,完全符合他的立场,因为他们是敌人,战败者被杀死是理所当然;但是对赫克托耳来说呢?老国王带着失去爱子的巨大痛苦,深夜潜入阿基琉斯的军帐,哀求一场庄严隆重的葬礼,因为“他配得上”。被拖在马后血肉模糊、满身沙土,不是这位勇者该得的结局,不是吗。
  巴纳演绎得也很到位,不过我觉得赫克托耳这个角色原本设定就很好,所以也不全是演员的功劳啦,总体来说,中规中矩。--我总认为外露的激烈的演起来要比内敛的细腻的容易得多。

  然后,说说小王子帕里斯。《特洛伊》中谁最幸运?有人答是帕里斯,因为他没有任何作为便轻轻松松得到很多好事:美女海伦;因为赫克托耳的死而顺理成章地得到继承权;从没杀过人,却杀死了第一勇士阿基琉斯……可是我要说,《特洛伊》中最不幸的,是帕里斯。一个错误的人,错误的时间生在了错误的位置,他做的每一件事都那样无辜,却又都那样罪孽深重。所有人之中,他最尴尬,也最痛苦,他是这场惊天大战的导火索,但这个风云变幻的时代却完全不属于他,这个时代属于战士阿基琉斯,属于勇者赫克托耳,属于贤德的特洛伊王,属于老狐狸般的奥德修斯,甚至属于阿伽门农这样的野心家--他们都在时代上深深地刻下自己的痕迹。只有帕里斯,处在漩涡的最深处,所有的矛盾纠结冲击着他的心灵,--他却完全无能为力。  
  有人说,阿基琉斯的眼睛像“利剑上的宝石”,而帕里斯的眼睛,像井水,清澈而深邃。更重要的是,只能映出湛蓝的天空、洁白的云,而没有人间的血腥、悲哀、肮脏……他太天真,这是他性格中最本质的一点,多情是缘于他的天真,懦弱也是缘于他的天真。打算带海伦私奔时,他以一副通晓世事的口吻把选择权交给海伦:“如果你跟我走,我们将永无安宁之日,我们会被追杀、被众神诅咒,但我会永远爱你。”说出这句话时,眼神中闪耀的不是忧虑,而是喜悦的光芒。他一直认为战争的责任在于自己带走海伦引发了斯巴达王的愤怒,所以准备承担起一切后果,和海伦一起离开皇宫,不需要地位也不需要仆役,或是回斯巴达,便不会连累亲人和国家。连“不懂事”的海伦都明白这只是阿伽门农的借口而已,那个赤裸裸说出“我想要这片土地”的人,根本不是为了替斯巴达王雪耻,即使没有这个借口,也会找出别的借口来开战,赫克托耳骂得对,确实是“为了一个人的私欲而把成千上万的人卷入战争”,不过那个人不是帕里斯,而是野心家阿伽门农。可惜不仅世人相信帕里斯是战争的罪魁祸首,连帕里斯自己也相信。在朝议上他坚持“我们不必打仗,这不是国与国的冲突,而是两个男人间的纠纷”,因此他要与斯巴达王决斗,“赢者把海伦带回家,输家将被烧成灰烬。”可叹他在说出这本应铿锵的话语时,仍是抹不去的单纯青涩的音调。真正到了决斗场上,他才知道,之前的豪言壮语和自以为是的英雄气概,通通没有用处。在那之后他一直黯然,看清了自己是多么的无力,而哥哥的死又继续毁灭着他的希望。最后,希腊人实施了著名的“木马计”,中计的特洛伊人全城都笼罩在庆祝胜利的狂喜中,只有他独自忧郁:“看看他们……他们忘了王子才过世不久!”看着木马,他说出了也许是他最明智的一句话:“烧毁它!”可悲此时没有人再会把他的话放在心上。于是夜色降临了,灾难也降临了……
  希腊神话中的帕里斯,一出生就背负被诅咒的命运,被国王遗弃在山中牧羊。在自然的怀抱中长大,也许就是他不谙世事的原因?就算回到宫廷,一切事务自有赫克托耳,人人都知道他那位精明能干的大哥是毋庸置疑的继承人,他就这么处在尴尬的位置上,直至最后身中毒箭、受尽痛苦后孤独地在野外死去。电影中则给了他更多的塑造,在影片的结尾,经历了国破家亡的惨变,从没杀过人的帕里斯,终于学会了用箭保卫自己的国家。杀死阿基琉斯,虽然有让他成为反面人物之嫌(按一般人的逻辑,杀死男主角的都是反派--||||),但我要说,很欣喜地看到小王子在学着坚强。(至于他射了好几箭,我想是为了淡化“阿基琉斯之踵”这个神话情节)不禁让人觉得,他其实是块可塑之材。
  影片中三段爱情戏,比起赫克托耳与妻子的朴实,阿基琉斯与布里塞伊斯的莫名其妙(真的觉得莫名其妙地两人就恋上了……),更凝重的,自然是帕里斯与海伦这一对“倾城之恋”。单纯的人最执著,帕里斯对海伦的爱情就是如此,为了这份爱,他宁愿抛弃王子的身份地位,去逃难,被追杀、被众神诅咒;为了这份爱,他甚至在众目睽睽之下,放下了全部的自尊,只为活着回去见到她。海伦则说:“以前在他(斯巴达王)身边的每一天,我都想自杀……”帕里斯与海伦爱得固然深挚,不过我不是爱情至上主义者,对此不是很感冒,影片中特洛伊老国王说过:“我年轻时打过无数场硬仗,不管是为了权力、土地或荣耀,但都比不上为了爱情更伟大……”可是帕里斯并不是那个为爱情去战斗的人。所以,更触动我的不是他为了爱而求活命,而是结尾为了爱而留下。把特洛伊之剑托付给一个忠诚的士兵,目送亲眷们从暗道离开,拿起弓箭,转身回到已经陷落的城池,和坚守到最后的战士们一起。他终于明白,这才是他应该选择的,爱的方式。
  也许接下帕里斯这一角色对奥兰多来说不是很好,因为帕里斯并不光辉伟大,“对于审美来说,致命的不是邪恶,而是软弱。”一个人物不正直没关系,邪恶也没关系,如果能够展现出强大的坚韧的力量,邪恶也能动人;但如果是软弱的话,便无论如何也不能原谅了。所以很理解为什么很多奥兰多迷都在叫喊着“千万别看《特洛伊》,太破坏形象”了,无论出于什么样的原因,一个闯了祸后又担当不起的男人是无法让人认可的,我想大家宁愿看《避风港》里奥兰多被硫酸毁容后回来报复的疯狂模样,也不愿意看到帕里斯在决斗场上满脸是血地爬到哥哥脚边哀求保护。而且,帕里斯射杀阿基琉斯,这也让皮特迷愤恨,迁怒于奥兰多本人。可是另一方面,从帕里斯这一形象来说,选择奥兰多·布鲁姆来诠释是合适的,因为,纵观好莱坞一干男星,除了那个轻灵俊逸、踏雪无痕的精灵王子之外,谁还能有这样清洁的古典的面孔,演绎出多情、脆弱又漂亮的特洛伊小王子呢。

  特洛伊老国王塑造得也很动人,知道儿子闯下了大祸,准备面对随之而来的种种后果,却不愿当面责备儿子半句,不给海伦任何尴尬。纵然已经白发如霜,在儿女和臣民面前,仍然如一座高山,让他们依赖和依靠。不过我就不多说了,不知不觉又已经写得太长了。^^

  《特洛伊》刚刚上映的时候我就知道这部电影,因为那时正对希腊神话感兴趣,留意了电影杂志一段时间,不过因为不是很清楚特洛伊战争这个故事的具体内容,也不晓得皮特和奥兰多等人的大名,所以最好奇的便是传说中人间最美的女子海伦,想看看电影里的海伦是什么样子。结果,失望地发现海伦并不漂亮,倒是帕里斯长得很俊美,而我记得帕里斯在故事里应该不重要,心里嘀咕这导演是怎么选人的,再加上这部电影得到的是一片批评之声,所以就没去看了。现在看来倒不认为这是一部很失败的作品,觉得它的情节叙述、结构安排、氛围渲染都可圈可点,镜头运用也算得上是有大片的水准。而且我很喜欢里面的对白,写得很精彩。当然缺点同样不少,整体的深度、人物塑造的层次、某些观点太过现代……可是作为一部商业大片,也不能强求太深,好看、动人,基本就够了。本来,希腊神话体系和《荷马史诗》的庞大规模,想拍成一部两个多小时的电影,是非常不容易的,因为电影的时间极为有限,只能抽取片段来表现,所以我觉得史诗类的大片普遍有结构上的问题。而这部《特洛伊》,叙述从容不迫,并不急于争分夺秒地把故事讲得尽量完整,却又不觉得遗漏了多少。至于十年的特洛伊战争在电影中看起来连十个月都不到,我觉得无法太在意这一点,连《荷马史诗》都只能节录第十年战争快结束时的这一小段来写,观众难道愿意在电影中看到十年后满脸皱纹的海伦、胡子拉碴的阿基琉斯、赫克托耳和帕里斯吗。

[ 本帖最后由 梦旅人 于 2007-10-27 14:56 编辑 ]
发表于 2007-10-27 14:53:45 | 显示全部楼层
梦旅人MM的文章篇篇都是精品啊,写的真好

当然了我看特洛伊只是看小帕了,这个孩子的确太单纯了,不明白政治也不想明白政治,以为爱情是浪漫,为爱而死更是浪漫的,只有当死亡突然真切实际的降临到他的头上的他才迷迷糊糊地明白这些一点都不浪漫,很可怕
发表于 2007-10-29 19:02:04 | 显示全部楼层
说到PARIS
--------------------不论是在原本的希腊神话中,还是电影TROY中~~
他不是英雄,但决算不上坏人
他不过是在错误的时期错误的场合以不太正确的手法开始了一段错误却真挚的感情.
显然,最初,他和HELEN的爱是单纯的,坠入爱河的两人并没想到及后种种-----------漫天战火,流血飘橹,家国覆灭,生离死别----------他们只是单纯的本能的相爱了-----------如此而已

诚然,PARIS恋上别国王后并携其私奔的行为,从道德上说算不上光彩,但远没到须以一国生灵性命相抵的罪大恶极~~
他的这个不具多少政治眼光的行为,成为一场大战的导火索,":师出有名"---------某种意义上,他为早晚要爆发的战事提供了冠冕堂皇的口号
---------------------沃土万方,珠宝财富,战略上的兵家必争之地------TROY的浩劫又岂止PARIS一身所致?!

冲冠一怒为红颜--------正如吴三桂并非只为陈圆圆愤而引清军入关,传说中的英雄无奈是多情,其后深藏的是错综复杂的政治斗争权利纠缠.
发表于 2007-10-29 19:06:48 | 显示全部楼层
PS:
笑,-----每想起PARIS,电影TROY中OB饰演的PARIS,一句诗总是脱口而出:

----------------万里霜烟回绿鬓,
--------------------十年兵甲误苍生.
发表于 2007-10-29 20: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大又在卖酸文了em17

不懂政治对于那不偏偏又生活在政治中心的人来实即是他们自己的悲剧也是那个时代的悲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Orlando Bloom中文站  

GMT+8, 2019-3-27 09:01 , Processed in 0.476714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技术支持 by 巅峰设计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